Menu
Woocommerce Menu

日本首位F15战机女飞行员亮相,服役后A4腰变水桶腰

0 Comment


本文将介绍一下日本自卫队女性自卫官的现状与相关军事政策,希望看文的男士与女士都能在评论区保持风度,不要出现一些“怪话”和“骚话”(大家大部分都是单身狗,老说怪话是追不到妹子的)。

图片 1
日本自卫队女兵

  来源:环球网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对部分军队技术性岗位人员的体能要求逐渐降低,使得女性参军成为可能。在经济长期低迷的日本,自卫队较多地吸纳了女青年参军入伍。1967年,7名女队员加入自卫队,开始了女性队员服役的历史。

  [环球网军事综合报道]据日本《朝日新闻》网站8月23日报道,日本航空自卫队迎来了其首位女性战斗机飞行员,这名26岁的女飞行员名为松岛美山,是一名航空自卫队的二等空尉,在8月23日和其他5名男性飞行员一道在战斗机控制课程的结课仪式上领取了合格证书,正式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这名女飞行员将被分配到宫崎县的新田原基地,将驾驶F-15战斗机负责处理外国军用飞机靠近空域的问题。

《SAT》2018年3月号封面

  根据2015年10月防卫省的统计数据,自卫队现役官兵23.9万人,其中女性队员11436名。而这一年自卫队的编制员额为258647人(注:由此可见日本自卫队尚未满编),规定女性占总数的6%。其中陆上自卫队的女队员人数最多。

  报道称,这名来自横滨市的女飞行员表示,在儿时观看了好莱坞电影《壮志凌云》,被电影里美军飞行员的形象所吸引,从而渴望成为战机飞行员,但最开始从日本的国防学院毕业后却就任自卫官,并未成为飞行员。原因是因为当时日本女性无法成为战斗机飞行员,因此她打算进入运输机部队,但在2015年日本防卫省出台女性也可以成为战斗机飞行员的方针后,松岛从2016年开始进行战斗机的操纵训练,并在2018年如愿进入战斗机部队。

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不爱红妆爱武妆的女性也日益增多,从二战中的美国陆军航空队女子输送部队到现代美国空军的F-22战斗机女性飞行员,从解放军的女性特战队员到美国陆军获得游骑兵资格认证的女军官,“战争让女人走开”已经成为了一句真正意义上的空话。对于饱受人口老龄化困扰的自卫队而言,提高女性成员数量也成为了其应对人员危机的一个必然选项。然而和其他有关方面一样,国内互联网上对其的看法也充斥着漫画式的眼光与停不下来的荤段子,笔者前段时间看到某社交平台的一个图集,甚至连女声优参加活动的军装照与真正的女性自卫官都无法分辨,这也是本文写作的契机之一。

  不过,陆自女性干部中占比最多的当属医官和牙医,占女干部总数的71%。纯粹的指挥干部只有353名,这个数字比海自的164人、空自的192人多出2倍左右,但陆自编制员额有153220人,是海自(45585人)和空自(47313人)的3倍以上,从这个角度看的话,陆自女性指挥干部的比率并不高。

  报道中还提到,近些年来日本防卫省正在计划审查对以往在自卫队员安置上由于性别而产生的限制,同时将增加对女性自卫队员的招募。这很有可能是因为近些年来日本年轻人的生育率持续下降,而希望加入自卫队的年轻人也变少所带来的不得已的变化。

图片 3

  近20年来由于日本经济不景气,女自卫队员逐渐成为“人气职业”,甚至到了7个人竞争1个名额的白热化程度。2016年10月,海上自卫队航空集团首次使用女飞行员执行任务,5名女飞行员被派驻位于长崎大村市的大村航空基地,开始驾驶SH-60J舰载直升机和P-3C海上巡逻机执行警戒监视任务。自此,防卫省对女性队员开放了自卫队所有军兵种岗位。

参加2018年法国大革命阅兵的陆自女队员

  当然,在男性一统天下的自卫队,女性队员要想出人头地必须付出加倍努力甚至牺牲,何况日本还是个男尊女卑倾向非常浓厚的国家,现役女队员在自卫队中的最高官阶也不过是相当于上校的“一等佐”。

本文将介绍一下日本自卫队女性自卫官的现状与相关军事政策,希望看文的男士与女士都能在评论区保持风度,不要出现一些“怪话”和“骚话”(大家大部分都是单身狗,老说怪话是追不到妹子的)。

  自卫队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女性担任将官的例子。医官佐伯光和指挥官梶田美智子这2名才女就是典型代表。其中佐伯光毕业于日本医科大学并获得博士学位,后在自卫队中央医院康复部做了3年部长,于2003年以“海将补”(海军少将)的身份光荣退役,成为女队员的骄傲。值得一提的是,她的丈夫佐伯圣二也是海将补,夫妻双双跻身“海军提督”行列。

图片 4

  梶田美智子从奈良女子大学毕业后曾在地方公司工作过2年,然后以女性干部自卫官第2期学员的身份进入航空自卫队,长年担任航空教育队第2教育群司令,负责新队员的教育训练,她在担任一等空尉(空军上尉)时就以优异成绩通过了自卫队难度最大的晋升考试——指挥幕僚课程,她是自卫队中第一位通过该课程的女性。

某着名军事论坛几年前言论

  继她们两位之后,当前自卫队中也不乏杰出女性。比如曾任女子教育队队长、现任陆自干部学校主任教官的前田娟代一等陆佐、陆自研究本部研究员中川美佐二等陆佐、赴戈兰高地进行人道主义救援并担任C-1运输机机长的佐藤早苗一等空尉,以及从最底层的三等陆士(相当于列兵)干起并获得提干机会,最后通过指挥幕僚课程考核的龟井律子一等陆尉,她们都是佼佼者。

一.国防女子——女性自卫官现状

  和男性自卫官相比,她们为自己的事业付出了更多辛劳和汗水,不过付出终究能够得到回报,她们的成就得到了广大官兵的赞许。应该说,近几年自卫队对女队员的关注与支持力度总体上不断加大,比如为了女性自卫官更好地工作,特意为怀孕的女队员配发了制式的孕妇套装。

任用制度简述

  另外,自卫队还有这么一个怪现象——女队员普遍体重超标。即使她们入队之初都保持着魔鬼身材,但随着服役年限的增加,体形也大都从“A4腰”变成“水桶腰”。

为了更好的理解有关情况与政策,首先有必要简要科普一下自卫队的任用制度,招录自卫官时有着以下的分类:一般干部候补生;齿科・药剂科干部候补生;一般曹候补生;自卫官候补生;防卫大学学生;防卫医科大学医学教育部医学科学生;防卫医科大学看护学科学生;高等工科学校学生;预备自卫官补。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队员每天摄入的卡路里是按男性队员的标准设定的,而菜单也不分男女,男女队员吃同样饭菜的后果必然是女性因营养过剩而发胖。

其中一般曹候补生并不是“曹”,其实际阶级是“士”,在经过2年9个月的服役后才能通过选考成为真正的“曹”,因此会发现自卫队有非任期制到龄退休的“士”;而一般干部候补生并不是干部,实际阶级为“曹”,在经过一年的课程教育后才会成为真正的干部阶级。

  而且日本自旧日军时代起就有“不准浪费粮食”的传统,到手的饭菜不管合不合口味都必须全部吃光。但现代日本经济发达,为啥还不给女性队员单独弄一份菜单呢?根源还在于伙食费预算不足,这也决定了自卫队不可能为女队员专门开小灶。

图片 5

自卫官候补生中的一部分是任期制的,类似于合同工;曹、准尉与干部是到龄退休的,类似于国内的编制内公务员。

图片 6

自卫队观阅式上的女性自卫队员

女性自卫官的历史与现状

在今天的抗日神剧中,总是会出现旧日本陆军的女性军官,这其实是极不严谨的,军国主义法西斯反对男女平等,不可能在作战部队中存在女性官兵(当时甚至连露出女性大腿的照片都不能在杂志上刊登),仅在护士与电话接线员等辅助单位中有女性存在。

图片 7

随着抗战胜利,日本投降之后,旧军体系被彻底砸烂。

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后,日本开始重新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1952年8月1日,防卫省的前身保安厅被设置,同年也开始招募女性人员,只是此时依然和旧军时期一样,仅在护理岗位上对女性开放限制。1967年,陆上自卫队开始在普通岗位上开放对女性的限制;1974年,海自与空自也开始在一般岗位中招募女性成员。

图片 8

但在早期,女性自卫官的工作条件较为艰苦,当时的自卫队并没有对相关设施进行改造,今天的人很难想象不单独设立女性更衣室与女卫生间的情况,但当时这种令人尴尬的现象是常态,这也很大的打击了男女自卫官的士气。(有些读者可能觉得不以为然,觉得男士不会尴尬——想象一下你正在上卫生间时你的女同事走了进来,怕是尿不出来的)

当然,随着女性成员的日益增多,这些基础设施的硬件问题也慢慢得到了解决。而海上自卫队方面,其作为一个较为完整继承旧海军文化传统的组织,也有着“不让女性上战斗舰艇甲板一同出航”的封建糟粕,直接导致最开始的海自女干部甚至没有在干部候补生学校中接受航海训练。

后来海自的女性通讯专家经过自身努力,才争取到了作为船舶通讯人员参加远洋航行的机会,乘坐的鹿岛号练习舰也考虑到搭载女性实习干部而专门设计了舱室。

图片 9

创下多个女性自卫官第一的原一等海佐竹本三保

在军医也开始录用女性之后,1985年,防卫医科大学也迎来了自己的首批女性军医学员。1986年,防卫改革委员会制定了使女性自卫官数量达到5000人的计划,这一计划在1990年完成。到了1992年,防卫大学也招收了39名女生入学。次年,海自与空自的飞行学员中也出现女性的身影。

时间进入本世纪初,在日本社会进入老龄化、少子化的压力下,当时的防卫厅也专门设立了“男女共同参画推进本部”,以期更好的发挥女性自卫队员的能力,缓解自卫队的人力资源紧张问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开始自卫队对女队员的称呼是“妇人自卫官”,“推进本部”经过考虑,决定将这一称呼正式改为“女性自卫官”,因为“妇人”一词在日文中更多指的是已婚女性,而使用“女性”一词更加严谨、更尊重广大的女性群体,这对需要招募更多年轻女性自卫官的自卫队而言是有利的,也是尊重女性的表现。

图片 10

分列式中领队的防卫大学女生

1954年自卫队只有144位女性,仅占总数的0.1%,而到了2005年,自卫队正式实现了女性成员达到1万人的目标。在这万余名自卫官当中,既有传统的医护岗位,也有新兴的战斗岗位,女性干部的数量也逐步增加,在自卫队当中,“巾帼”也和“须眉”一样,开始逐渐成为战斗力的一部分。

图片 11

训练中的陆自女性自卫官

笔者在防卫省官网查阅了2018年度的《自卫队一般曹候补生募集要项》、《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募集要项》等资料,对女性自卫官的招录情况进行了简单梳理。

在《自卫队一般曹候补生募集要项》上:2017年,陆上自卫队共招募一般曹候补生男性队员约2800人,女性队员约200人;海上自卫队共招募一般曹候补生男性队员约1220人,女性队员约80人,两个军种招募女性的比例都比较高。而空自更加特殊,其在人数后注明“男女の区别なく决定します”,即不规定男女比例,共招募人员750名。

而在《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募集要项》上:2017年招募的人员情况如下图所示:

图片 12

一般干部候补生採用予定数等

这个女性比例同样比较高,而空自在干部选拔方面也不规定男女比例。

防卫大学作为日本的最高军事院校,也招募女生入学。其2018年招生情况如下图所示,女生共招大约60人,相对来说比例较低,不过各国军警院校招收女生都比较少,这也很正常。

图片 13

2018年防卫大学校学生招生人数

总的来说,从自卫队
“军官”“士官”和“军校生”的招录情况看,其的确在提高女性的任用数量,至于其目的和具体政策,就留待下文来解读,这里暂且按下不表。而空自的政策较为灵活实际是由于其更多活动在后方基地当中,较少参与短兵相接的作战。

截至2017年,海陆空自卫队共有女性自卫官约13707人,其中,陆上自卫队约有7900余人,海上自卫队约有2400余人,航空自卫队约有3100余人。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