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企业暂未停工,一年三次撤侨

0 Comment


  皮肤白皙的陈茜6年前嫁给了一个布隆迪人,婚后随丈夫来到布琼布拉生活。个性简单的陈茜很喜欢生活在这里,但突如其来的混乱使陈茜的生活被完全打乱。孩子不能上学,自己经营的咖啡馆生意清淡。但陈茜说,“我不怕,朋友们都叫我躲一躲,但如果我走了,我雇的员工会更害怕,而他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肯尼亚、卢旺达、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领导人及南非派出的一名特使正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商讨如何结束布隆迪国内的示威冲突。

形势于2013年10月再度恶化,10万班吉市民占领机场并在附近建立难民营。两个月后,孙海潮又组织了一年内的第三次撤侨。

  东非国家布隆迪13日发生军事政变,虽然政变目前已被平息,但该国的动荡局势已造成大批民众逃离。新华社特派布隆迪记者杨孟曦了解到,目前,政变没有对在布隆迪的华侨华人造成人身安全和财产方面的损失,面对混乱局势,在当地的中国人表现得很淡定。

  局势不稳何缘由?

2012年12月底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中方人员安全有序地分批乘机撤离,370多人毫发无损。

图片 1
资料图

  不久,总统府通过微博客网站“推特”发表留言,声称挫败了政变,“局势仍处于掌控之中”。

忙碌,患病,上任半年后,孙海潮碰上了更为棘手的情况。2011年11月,中非与喀麦隆交界处的一座中方筑路工地迎来贵客——出访回国的博齐泽。中方工程人员与当地百姓相处融洽,工程质量有口皆碑,博齐泽看望慰问的同时,还特地和两国工程人员在中方食堂一起吃了顿饭。

  中兴公司布隆迪负责人董仁杰告诉记者,中兴公司负责建设和维护的是布隆迪的通讯项目,越是局势混乱的时候,信息通畅就越重要,目前他们没有考虑撤离,
即使局势持续恶化,他们可能会撤到周边国家,但仍可以通过网络远程维护和保障通讯。

  中非国家布隆迪发生政变,一名少将宣布将正在国外访问的总统“解职”,然而这次政变似乎颇有“非洲特色”,政变者没有占领首都,甚至没有夺取国家电视台,只能通过私人电台发布消息称已经政变。不过,由于担心局势进一步恶化,已有数万居民逃往邻国。

近40年的外交生涯,孙海潮有12年是在法国度过的。2010年8月,孙海潮从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转任中国驻中非共和国大使,因工作关系于次年4月到任。从北半球来到赤道附近的中非,下飞机没多久,炽热的天气就让孙海潮全身湿透。递交国书、拜会官员、探访中资项目,紧张忙碌的一个月下来,孙海潮得了疟疾,高烧近40摄氏度。

  中国地质工程集团公司布隆迪办事处共有35名中方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在距首都布琼布拉约70公里的地方在建一个水电站项目。据项目经理张星辰介绍,工程一直没有停止,中方人员一直在工地坚持建设。他说,“毕竟我们投入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还是希望局势尽快稳定下来,不影响项目进程。大家都认为局势还没有恶化到必须撤离,不过为防万一,办事处已经准备了能满足两周基本生活的食物和水,作好了心理和物质准备,共同度过这场危机。”

  总统遭解职的消息传出后,恩库伦齐扎的新闻秘书维利·尼亚米特维对路透社否认发生政变,称当局只把消息“当作玩笑看待”。

危急之中,好消息传来:埃塞俄比亚航空临时加飞班吉。使馆立刻订座,埃航航班成了中方“专机”。

图片 2
资料图

  反对党认为,恩库伦齐扎已连任两届,再谋连任违反宪法。恩库伦齐扎与他的支持者认为,2005年的总统选举不属于直接普选,因此恩库伦齐扎可以参加今年的总统选举。

下午,剩下的37人启程前往机场。孙海潮说,稳妥起见,包机公司经理被请到使馆,然后和中方人员一起去机场。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车队在半途被手持棍棒、刀具的当地人拦截,他们高喊外国人不能丢下我们,石块雨点一样砸过来……车队只好掉头折返。”此时,中国使馆停水停电将近30个小时,一时间人心惶惶。“同时我们得到消息,塞雷卡已确定24日早晨进攻班吉”。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在布隆迪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一个项目因距离首都较远,几乎没有受到政变的影响,一直坚持开工。项目负责人杨俊说,如果因为首都的混乱而停工,会使工地上的当地工人情绪波动,产生一些不利因素。但局势对工程还是造成了很大影响,杨俊说,“该项目恐怕难以按期完工,因为现在很多店铺都关门了,要到周边国家采购,但运输公司的车不愿来布隆迪。日前去布琼布拉采购和安排物资运输一位同事因政变现在还被困在住处出不来。”

  曾任布隆迪总参谋长的戈德弗鲁瓦·尼永巴雷少将当天在首都布琼布拉一处军营内召开记者会,在包括一名前防长在内的军方和警方多名高官陪同下,宣读解职总统的声明。

塞雷卡是突然采取行动的,博齐泽立即提出和谈,但被塞雷卡拒绝。塞雷卡一路攻城拔寨,于12月底进军至距首都班吉35公里的达马拉,与中部非洲共同体维和部队展开对峙,剑指首都。“美国大使馆关了,联合国机构全部撤离。”孙海潮说,由于局势十分混乱,安全受到威胁,工程也难以进行,在国务院和外交部的关怀指导下,“撤侨”提上日程。

  据中国驻布隆迪大使馆介绍,目前在布隆迪的中国人有近500人,政变发生后不但没有中国人撤离,而且其中不少中国公司派驻当地的员工仍坚守工作岗位。使馆13日发布安全提醒称,布隆迪政变造成安全形势紧张,在布中国公民要加强安全防范,暂不外出,留在安全位置。如遇紧急情况及时与使馆联系。同时建议拟于近期来布的中国公民暂勿考虑来布计划。

  尼永巴雷在布隆迪国内颇有声望。他先前还出任过布隆迪驻肯尼亚大使以及情报部门负责人,今年2月被恩库伦齐扎解除情报部门负责人的职务。

为救援两名同胞,之后的三天,孙海潮24小时与国内保持联络,多次面见中非各部门负责人,促成中非三军总长和交通部长亲往事发地解救人质,两名中国员工最终安全获释。

  新华社记者于政变发生后第二天进入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几天来,布琼布拉市内可听到时断时续的枪声,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除了偶尔开过的军车,也少有车辆驶过,人们都在躲避可能的危险。

  中非国家布隆迪一名军方高官13日宣布,解除总统皮埃尔·恩库伦齐扎的职权并解散现政府,组建过渡政府。不过,总统新闻秘书否认发生政变。

中国人被绑架,高官亲自救援

  尼永巴雷在通过私人电视台宣布的声明中说,他和其他军方高层将组建一个“旨在恢复全国团结的委员会”,致力于以和平和公平的方式恢复选举进程。

1977年进入外交部西欧司。先后派驻摩洛哥、瑞士、法国等国。1998年至2003年,在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2011年4月起任中国驻中非共和国大使。

  尼永巴雷宣读解职总统声明数小时前,恩库伦齐扎刚刚动身前往邻国坦桑尼亚,参加东非共同体对布隆迪局势的斡旋。

此后,联合国维和部队等力量的介入又使局势稍缓。30多名中资企业人员回到中非,为的是研究工程重启的可能性。期间,孙海潮一直留守使馆,亲眼目睹了塞雷卡在班吉大肆抢掠的劣行。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