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源于页岩油,飞临原油市场

0 Comment


  国际先驱导报12月11日报道
12月4日,备受瞩目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部长级会议未能传出减产的“好消息”,相反,以沙特为首的中东产油国坚持,将继续保持每天约3150万桶的产量。在全球市场供大于求、美元持续走强的背景下,欧佩克拒绝对原油产量限额做出调整,无疑预示着国际油价还将持续下跌。

摘要:“如果没有石油繁荣,我无法想象美国会对伊朗和委内瑞拉采取这样的行动。”

2018年原油市场需要重点关注地缘风险黑天鹅事件。
为什么近三个月地缘风险因素频发,这其中有偶然因素,也有必然因素。2017年9月以来地缘事件的发生是近年来最密集的,几乎中东主要产油国都有事件爆出,对照近几个月的油价走势,也基本是在地缘因素刺激下上涨——横盘或小幅回调——新的地缘因素接力导致油价再上涨。
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在全球原油供需趋于平衡的背景下,国际油价对风险因素反应更加敏感。
展望2018年,随着欧佩克与俄罗斯在2017年11月底达成的减产协议,将172万桶/日的减产规模延长到2018年年底,全球原油库存将进一步降低,原油市场供需将趋于平衡。在供需趋于平衡的时期,地缘风险因素愈发不能忽视。2018年煽动原油市场的下一只“黑天鹅”将会出现在哪儿呢?6只“黑天鹅”飞临原油市场!
1中东乱局
中东局势对全球原油市场有着决定性的影响。据BP研究报告,中东原油探明储量8135亿桶,占全球原油探明储量的47.7%。中东的原油开采成本低至20美元/桶以下,远低于其他产油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给中东带来财富,同时也给中东带了长期的动荡。
从大国博弈的角度来看,中东目前已经形成了以美国、沙特和以色列为主的阵营,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俄罗斯为主的阵营相抗衡的局面。两大阵营矛盾和对立的格局愈发清晰,虽然地区大国不愿直接发生战争和大的冲突,但在叙利亚问题和也门问题代理人之间的战争正在进行。
近期伊朗国内的游行示威活动,引起了国际社会和原油市场的高度关注。由于对国内经济低迷和生活水平下降的不满,扩展到对伊朗国内政治体制和神权统治的不满。虽然伊朗国内的游行示威活动已逐渐平息,但未来还存在被激化的风险。在1月5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中,美国指责伊朗侵犯人权并对伊朗发出警告,预计美国可能在近期重启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美伊关系紧张可能是中东即将引爆的热点事件。
沙特经历改立新王储和反腐等事件后,基本已形成以新王储小萨勒曼为核心的集权政府。新王储改革计划和相对激进的对外政策,可能造成激化中东局势的风险。
在伊朗、土耳其等邻国的帮助下,伊拉克虽然顺利解决了库尔德独立问题并夺回了北部基尔库克油田,但并没有彻底解决库尔德人独立的隐患,未来还有再次爆发的风险。此外,巴以问题、也门问题、黎巴嫩问题等均可能引发多方对抗和博弈,加剧中东局势动荡。
2委内瑞拉经济崩溃
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在欧佩克国家排名第六,是世界重要的产油国之一。委内瑞拉原油探明储量3009亿桶,居全球首位,2017年1~11月原油产量达到194.2万桶/日,在欧佩克中仅次于海湾五国。委内瑞拉的原油主要出口北美、亚太和拉美地区。
石油出口额占委内瑞拉出口的90%,占GDP的30%,财政收入的50%。一旦国际油价开始下跌,委内瑞拉政府由于缺乏多元化产业来应对危机,经济的下滑和崩溃将在所难免。根据IMF的统计,2016年委内瑞拉GDP缩水8%,国内通货膨胀达到400%。
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还可能引发政治危机。由于美国制裁,国内民生难以保障,对总统马杜罗的不满加大等诸多因素,未来委内瑞拉的政治局面将继续发酵,不排除彻底崩溃的可能。作为OPEC重要的产油国,产量较去年同期下降超过10%。预计未来委内瑞拉的局面会出现三种结局。
情景一: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随着油价回升而缓解。如果油价在2018年回升明显,其产量也有望逐步少量回升,利空国际油价。但是据分析,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已非常严重,油价恢复很难解决其经济危机,所以这一可能性基本不可能。
情景二:经济危机持续,原油产量下降30万~60万桶/日。委内瑞拉目前的通货膨胀处于历史的最高位,在2017年委内瑞拉原油产量以2万桶/日的速度递减,钻井数量跌至2012年6月最低水平。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违约导致海外资产被没收,产量降幅或将更加惊人。据欧佩克人士透露,2018年产量将下降30万~60万桶/日。
情景三:经济彻底崩溃,政治危机全面爆发,原油产量下降超过150万桶/日。目前委内瑞拉民众普遍对政府失望,尤其对总统马杜罗极其不满。在2016年修宪过程中爆发了大规模抗议,多名反对派人士被捕。未来随着美国制裁加大,反对派支持率增加,委内瑞拉经济彻底崩溃,乃至爆发内战的可能性增加。若该情景成立,产量下降超过150万桶/日,原油市场将迎来剧变。
3北美积压的未完井
美国未完井积压严重,潜在生产能力为120万~200万桶/日。库存井存量和WTI油价呈显著的负相关关系,相关系数为-0.85。2017年上半年库存井不断增加,8月以来库存井增速明显放缓。
2017年上半年,油价低位运行,采油经济性不强,且活跃钻机数不断增加,两方因素相互作用,共同推高库存井存量。2017年下半年,随着油价的回升,采油经济效应开始好转,但页岩油公司打破原有“油价上涨——盈利改善——页岩油增产——油价回落”的怪圈,将盈利更多地转换成自由现金流,并未增加资本支出,活跃钻机数增速减缓,新增库存井增速大幅放缓,由2017年8月的269口减少到2017年11月的94口。
如果WTI油价达到75美元/桶以上时将受到库存井产能释放的压力。油价达到45~55美元/桶的区间与油价回升带来活跃钻机数增加相关,是正常的生产活动。油价达到55~75美元/桶区间时,库存井积压较少,油价继续上涨受页岩油增产的影响较小。当油价达到75美元/桶以上,2015年年初积压的大量库存井有可能被启用,带来页岩油产量快速增长,预计可释放约76.5万桶/日的产能,会给油价继续上涨带来压力。
4欧佩克可能提前退出减产协议
2017年11月底,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减产协议,将减产协议延续到2018年年底,减产幅度不变,其中欧佩克减产120万桶/日,非欧佩克减产55.8万桶/日;将在2018年6月根据基本面情况评估减产协议,形势有变则将讨论调整减产协议;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将从2018年1月1日开始加入欧佩克减产协议,但官方未公布各成员国的减产配额。
随着油价的回升,WTI和布伦特原油价格分别达到61.63美元/桶和67.84美元/桶,达到2015年以来的高位。在全球原油供需格局持续改善的背景下,欧佩克存在提前退出减产的风险。
随着全球供需结构的持续改善,库存回归正常,欧佩克可能提前退出减产协议。同时,随着沙特阿美公司上市后,沙特对油价上涨诉求减弱;油价的过快上涨,产油国通过增产来提高财政收入;减产执行率差异,产油国发生分歧;俄罗斯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和与美国能源竞争等多个因素均可能导致提前退出减产协议的风险。
5石油人民币崛起
虽然石油美元体系非常牢固,但是绝对不能忽视石油人民币的前景。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发展主要取决于两点。
首先,世界主要产油国家开始使用人民币进行原油结算。目前伊朗和俄罗斯已经宣布与中国的石油贸易用人民币结算,中国目前也正在和沙特进行谈判,一旦沙特妥协使用人民币进行石油贸易,则整个中东地区石油贸易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日子将指日可待。
其次,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的原油期货有望成为亚太地区原油贸易基准合约。原油期货将是中国第一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这将在未来吸引大量的投资者来到中国,使用人民币进行原油交易,这对中国建立石油人民币体系是至关重要的,未来很有可能与WTI和布伦特原油并列,成为亚洲原油的定价中心。随着未来中国在原油市场的重要性的增加,石油人民币体系的前景不可限量。石油人民币的崛起将大幅削弱美元的国际地位,导致美元贬值。
石油美元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贸易问题,背后需要强大的金融体系支撑,还需要有强大的军事实力。美国不仅在经济总量上超过中国不少,金融体系也远比国内的发达,美国目前的金融体系配套完整,非常成熟。
人民币在许多周边国家已成为支付和结算货币,也有很多国家配置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的职能日趋扩展。人民币国际化已成为我国重要的战略目标,但人民币要成为国际石油市场主要计价结算货币,颠覆现行的美元石油体系,将会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生激烈的博弈,实现石油人民币任重道远。
6油价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2018年,油价也可能成为影响全球经济的黑天鹅因素。油价起,通胀起,油价大幅上涨将显著增加通胀压力。美国作为世界重要的发达国家之一,油价更多的通过能源CPI,交通运输CPI以及住宅CPI来影响美国总体的CPI,三项CPI与油价变化的相关度较大,相关系数R2分别为0.67,0.70,0.53。
对于中国来说,油价对CPI的影响相对较弱,但对PPI的影响较为显著。其中,油价主要通过石油工业、化学工业、建筑材料工业、纺织工业以及机械工业来影响我国整体的PPI指数。五大行业PPI权重之和在我国总PPI中超过1/3,其分别与油价的相关系数也较高。

  最终跌破40美元一桶或许只是时间问题。受此影响,卢布近日又应声贬值,油价低迷对能源出口依存度较高的俄罗斯的影响恐怕将日益加剧。尤其,在西方制裁、俄土斗气、叙利亚空袭的背景下,此轮油价震荡显示出浓厚的大国博弈色彩。

图片 1

  “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这句话一直是“石油圈”里的至理名言。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石油不过是工具,经济不过是手段。从克里米亚脱乌入俄到叙利亚战争,世界格局之变才是大国纷争的焦点和关键。只是,油价持续走低恐会突破对决各方所能承受的风险。

近来美国对委内瑞拉和伊朗制裁逐步加码,以期“封杀”两国石油出口,国际市场担心石油供应或将出现波动。同时,一些观察人士发现了美国本土页岩产业和“极限施压”之间的一些微妙联系。近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商业首席作家马特·伊根撰文指出,“页岩能源并非万能”,地缘政治局势正在考验美国的能源繁荣。

  在这场石油乱战中,谁都无法独善其身。

受益

  叙利亚在全球能源市场上,始终就是一个小角色。即便是2002年叙利亚达到原油产能的最高峰值,产量不过3370万吨,与海湾国家中的沙特5.34亿吨的产能以及和伊拉克、伊朗、科威特、阿联酋超过1.5亿吨的产能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叙原油产量已跌至2014年的160万吨。

受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主要产油国减产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近来整体呈上涨趋势,而供应趋紧是支撑油价上行的主要因素。

  但是,叙利亚地处世界石油天然气最丰富的中东中心地区,西邻地中海,北接土耳其,东边与伊拉克交界,南边是约旦、黎巴嫩和以色列,对于中东石油国家的地缘政治影响非同一般。而早在一战、二战,或许更早,欧洲人就有一个梦想,建设一条通往海湾国家的石油战略大通道,将当时英美控制的石油运往欧洲。这条路径的建设几乎无法避开叙利亚,当然,叙利亚背靠的俄罗斯,自然更不会允许这条路径被打通。

一方面,美国近来对委内瑞拉石油等领域施行多轮制裁。4月12日,美国财政部将为委内瑞拉运输原油的4家外国航运企业及其旗下9艘油轮列入“黑名单”,进一步向委内瑞拉政府施压。美国财政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原油出口收入依然是“尼古拉斯·马杜罗政权的生命线”。

  从这个意义上看,叙利亚内战表面上是宗教和所谓“民主”的纷争,实质上则是产油国利益冲突的激化。

其次,美方去年5月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同年8月和11月分批恢复对伊制裁。上月,美国决定停止8个伊朗原油“买家”的制裁豁免,以期“封杀”伊朗原油出口,这一消息导致国际油价当天暴涨。

  事关“中东-土耳其-欧洲”油气通道

再次,利比亚战事升级引发国际市场对该国石油出口增长能否保持的担忧。

  “中东-土耳其-欧洲”油气通道,对欧洲和海湾石油国家而言,重要性已经越来越迫切。

另一方面,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近来一直维持减产。在推升国际油价的同时,原油减产也刺激了页岩产能提高,页岩产能提高又是美国原油产量上升的主要因素。因此有分析指出,欧佩克减产的主要受益方就是美国页岩产业,美国对国际原油市场的影响力近年显著上升。

  2014年欧盟原油消费5.93亿吨,其中从前苏联地区进口的原油就达到2.96亿吨,占其需求的50%;而欧盟2014年消费天然气3869亿立方米,其中1477亿立方米来自俄罗斯,占38.2%。近年来,欧洲国家一直试图减缩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依赖。今年11月,欧盟委员会(EC)还曾猛烈抨击计划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认为这条管道将增强俄罗斯出口可能性并将加深欧洲对俄罗斯资源的依赖。

去年9月,CNN根据美国能源部公布的初步估算报道,美国自1973年以来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近十年来,美国石油产出翻了一番,显示美国页岩能源兴起改变全球能源版图。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